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资讯中心
用户评论
© 2005-2017 自从母亲去世我们家的生活一落千丈。父亲原本不懂农事忙了地里的庄稼水电站那头又没人照看。村里一些原本就对我们家充满嫉妒嫉妒得咬牙切齿的人,从蠢蠢欲动到公然欺负目的就是赶走父亲这个外来人。幸亏我外祖母在村里德高望重才让父亲不至于成为众起矢之的。我们家屋后有一大片柴山是祖上留下来的自留山。土地分到户后这柴山自然归了我们家。山腰住着一户人家姓李叫李开金也是外来女婿,他老婆和我母亲是同学姓张。据说最初张家原本是想招上门女婿来养老的不知怎么的,后来觉得不可靠索性找了本门户族的男子过继过来。李开金一时间没了住处我母亲念着和他老婆是同学的份上,将我们家两间偏房送给他们住。他们在我们家住了几年外祖母光给他接生孩子都接生了两个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